<input id="oki22"><object id="oki22"></object></input>
<blockquote id="oki22"></blockquote>
  • <input id="oki22"><object id="oki22"></object></input>
    <menu id="oki22"></menu>
  • 午間直擊——美元與金屬的同向波動,誰對誰錯?

    發布時間:2021-11-25 13:37:42
        黑五來臨前,美盤的零售股普遍下跌伴隨形態破位,體現投資者對今年購物季的謹慎預期心態。因美聯儲11月會議紀要的討論觀點比議息聲明發布初期的市場解讀要鷹一些,美元指數繼續偏強收高,債市和匯市在權衡寬松撤除后路徑收緊的傳導影響,總體上,經濟數據比對和利差改變預期對美元指數有支撐,而外盤主要股指高位波動還是偏強,主要商品特別是原油和基本金屬修復波動依然偏強,供需預期樂觀心態與美元貨幣相對價值受損的擔憂,對于商品的新動能和周期平衡有利品種提供支撐。
        粗略的看,匯市反應了主要貨幣相對吸引力的變動,商品的人氣品種則體現了供需樂觀品種對于貨幣的抗貶值優勢。匯市看誰能在利差收緊與經濟放緩中穩得住,商品看M2傳導找保值去處的避風港。

        從歷史上看,美元指數與商品同漲同跌,出現過幾次,根據同行的觀察統計對比,一種情況是出現在供應側受到地緣形式沖擊階段,美元和商品容易先同漲后同跌,這個過程中美元體現避險主心骨的特征,也就是大家都不行的時候還是美國扛得住沖擊的意思。還有一種情況則出現在經濟危機沖擊后的復蘇早中期階段,這個時候需求回升伴隨通脹預期提升,美元指數與商品同漲現象容易出現,去年疫情后的全球大聯合,就是這樣的例子。

        根據wind金融終端的品種相關性分析對比,最近一年的時間維度上,美元指數除了金銀之外,與主要工業品和經濟作物品種,都體現為正相關,美元和原油的相關系數還高達0.709,蠻強的正相關水平了。
    不過,時間維度放寬到近三年這個時間段內,美元指數又與幾乎所有的比對商品形成負相關關系,體現了傳統認知互動關系的有效性。最高的負相關系數高達-0.88,甚至連焦煤這樣的自主品種也有-0.49的中度負相關。

    長周期跨度下的對比會有什么變化?
        自定義的長期統計時間段是2001.1.1-2021.11.25,這個時間跨度足夠長了,基本反應了國內商品成熟成長的全貌階段

    結果顯示數據如下:
    美元指數與滬金的相關性0.205,美元指數與滬銀的相關性-0.511
    美元v滬銅   -0.664,美元v滬鋅  0.209
    美元v螺紋  -0.47,美元v焦煤焦炭   約-0.05到0.07之間,煤焦與美元基本不搭,   美元v玻璃  -0.07,與煤焦類似
    美元vPTA  -0.816,反倒成為備選比對品種中負相關性最高的
    美元v豆油  -0.695,美元v豆粕  -0.68,油粕與美元的相關性基本相當
    美元v玉米   -0.13,美元v白糖  0.25
    美元v南華商品指數   -0.046

        小結一下:美元指數與國內商品主要品種和指數的相關性比對,負相關性較高的,依次是PTA\油粕和滬銅、滬銀,國內自主品種中僅豆一和螺紋負相關相關較高,比較令人詫異的是滬鋅和滬金,接近弱相關,南華商品指數整體上與美元指數基本不搭,微負值體現了一點象征性的情緒。20年長周期比對下,美油連續主力合約與美元指數的相關性是-0.803,基本上跟PTA是一個水平。
        似乎看起來,在2000年開啟的美元貶值周期和中國投資周期中,與中國進口需求比較緊密的商品品種,基本上都體現為較高的負相關水平,需求靠中國,美元流向新興,這是長期負相關的推動動力。
    (倍特期貨  魏宏杰)
    欧洲一级片
    <input id="oki22"><object id="oki22"></object></input>
    <blockquote id="oki22"></blockquote>
  • <input id="oki22"><object id="oki22"></object></input>
    <menu id="oki22"></menu>